推动职业培训,提升发展空间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日期:2021-05-07 浏览 174 次

AI数据标注师是随着人工智能发展而出现的一个新兴就业岗位,所谓“数据标注”就是给各种人工智能产业提供标注,以供AI对这些数据进行“学习”。

  近年来,全媒体运营师、二手车经纪人等一些依托于数字经济、互联网平台的新职业应时而生。新职业青年面临诸多机遇,却也伴随行业快速发展而陷入“成长的烦恼”。收入不稳定、标准难认定……如何破解这些新职业“通病”,成为相关从业者关心的话题。

  新奇与焦虑并存

  “灵感闪现随时创作,工作疲惫就能睡个昏天黑地,职业‘UP主’(原创视频创作者)的工作就是这样。”家住北京的柳欣是一名电子科技产品爱好者,毕业后成为某视频网站的职业创作者,定期推送相关产品评测及试用视频,当起了“全媒体运营师”。

  和柳欣一样,如今越来越多的毕业生将择业目光转向新就业形态。记者了解到,2020年全国高校毕业生规模达874万人,今年这一数字更是高达909万人,其中不少毕业生选择将网络主播、内容创作者等相对灵活、收入相对体面的新职业作为自己迈入职场的第一步,新职业及相关行业也成为吸纳大学生就业的重要“蓄水池”。

  从业人员越来越多,新职业领域的“老兵”们开始感受到“后浪”带来的压力。柳欣介绍,就新媒体运营而言,一旦作品更新速度变慢或是质量降低,账号便会迅速“掉粉”,收入也会大打折扣。“想要维持热度和稳定收入就需要加大投入、组建团队,持续产出高质量作品,但个人UP主很难做到。”

  相较于创作焦虑,职业发展空间和转型的限制更让柳欣感到担忧。“我曾经尝试过几次转型,但最后还是回来继续做视频。”她告诉记者,如果加入别人的团队做视频媒体运营,压力小了不少,不过收入基本持平,还失去了自主性。也有不少同行选择转行做其他职业,但是相对单一的从业经历很难在职场中建立起竞争优势。

  职业标准有待认定

  “以前亲朋好友都管我叫车贩子,现在国家终于给我‘正名’了。”见到记者,在互联网平台从事二手车销售工作的季柏杨兴奋地掏出了名片,“二手车经纪人”几个大字尤其显眼。

  今年3月,人社部联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2015年版)》颁布以来的第4批新职业,包括二手车经纪人在内的18个职业正式并入“新职业版图”,新职业总数达到56个。

  职业身份得到认可,季柏杨却有了新的担忧。他告诉记者,所谓二手车经纪人不光要懂车,还要为消费者提供购车咨询、交易过户、售后服务等一系列全天候服务,需要一定时间的经验积累和专业培训才能上岗,跟传统意义上倒卖车辆的“车贩子”完全不是一回事。

  业内人士指出,就部分新职业而言,目前还缺乏权威的衡量标准,也没有统一的学习课程和专项考核证书。相关部门应依照新职业名单及时制定统一的职业评价标准,规范行业秩序,同时加强对从业人员的培训和管理,避免因新职业称谓滥用而对行业发展造成负面影响。

  多措并举排忧解难

  面对诸多“成长的烦恼”,尽快建立统一的职业衡量标准、推动职业培训、引导职业衔接等已成为新职业从业者的共同呼声,相关部门先后推出多项规定和举措,积极推动新职业发展,为新职业青年们排忧解难。

  国家发改委、中央网信办、教育部、工信部等近日联合发布《加快培育新型消费实施方案》,指出加强新职业新工种开发和培训;推动政府部门与行业协会、企业、院校、互联网平台等协同,尽快制定新职业职业技能标准,为新职业从业人员的培训评价提供依据;支持通过企业和院校联合办学并认证的方式提供学习认证,通过线上累计课时等方式提供行业培训,提升新职业从业人员能力和发展空间;维护新职业从业人员劳动保障权益,为灵活就业人员提供就业和社保线上服务。

  不久前,人社部颁布了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供应链管理师、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物联网安装调试员等4个新职业的国家职业技能标准。相关国家职业技能标准的公布不仅有利于新职业从业者的职业发展,还让从业人员有了更好的身份认证,对行业发展起到很好的规范指引作用。在职业发展与转型衔接方面,以新媒体创作类为主的各大平台也推出相应的培训计划和优质作品奖励计划,帮助相关从业者建立职业归属感,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

  “作为新职业者,我们自己也要行动起来。”季柏杨告诉记者,目前自己正以二手车经纪人的日常工作为素材创作视频内容,跨界成为一名“全媒体运营师”。他希望以视频的形式将二手车经纪人的工作完整展现出来,让更多人了解这份工作,也能挖掘潜在客户。“新职业者就是要在不断学习、改变和创新中求发展,只要顺应时代发展、不断出新,说不定我们也能成为下一个新职业的‘创始人’。” 季柏杨说。(记者 金 晨)